记者手记:吴说区块链2020的思考

“有时候我们连自己都无法理解,更别提理解他人”。经过2020一年的报道与写作,有一些思考。

“有时候我们连自己都无法理解,更别提理解他人”。经过2020一年的报道与写作,有一些思考。

1、真实性可达到吗?

重读十余年前看的《新闻报道与写作》,普利策对报道的要求是:准确、准确、准确。

然而真实与准确常常是多个面向,尤其是涉及到复杂的人与事,本质上无法达到根本的真实与准确。

在基础层面,我们尽量做到信源可靠、多方求证、常识逻辑判断等。

更进一步,需要对行业的深入认识,才能发现何者更为准确。把所有信息写上的基础真实,并不是真正的真实,因为你可能写上了错误的信息。

再进一步,则需要一次又一次地求证,甚至很痛苦地去质疑已获得的每一条重要信息,最终相对地更接近真实。

例如平衡与断裂:调查“借贷一哥”的贝宝模式这篇报道,至少对超过10位涉及其中行业人士进行超过100小时的采访。

但是,它真的比在相关公司工作、或日日相处的合作方、或行业专业人士,所了解得更加接近真实吗?

2、媒体还有价值吗?

如上段所说,把所有的信息放置在一起,并不代表准确和真实。而且,媒体还需要快速地发布信息,这更容易出现虚假与错误信息,因此常常被疯狂打脸。

“时间是所有记者最大的敌人”。我在撰写公信宝文章的过程中,为求速度没有注意到其中一名涉案人员只是合作方,因此标题写成为了“三名高管”。既然出错,那就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删稿(全年第一次删稿)。参考开设赌场罪成币圈高危 公信宝创始人判决披露 回应称受牵连。再例如另一篇文章,将芯动ASIC矿机与显卡矿机并列,虽然注明了权威来源,但依然错在自己无法识破错误信息。

核心问题在于上述的第二条,缺乏对行业的认识。

一个年轻媒体人(虽然也不年轻了),对事情真相的把握是不可能超过日日与该行业、该产业朝夕相处的专业人士。你甚至采访对方,也无法判断和理解对方所说。文字与语言是奇妙的,每一个词有表面的意思,也有水面之下的意义。在一个专业领域训练时间越长,才能对每一个词有更正确、更深入、更快速地理解。

因此,在社交媒体时代,媒体已经很大程度不掌握话语权。

加密货币行业,中文粉丝最多的可能是江卓尔、李笑来,推特上有很多大V,身份各异,但他们都不是媒体,但他们对行业的认识与舆论的影响力远超一般媒体。

国内唯一成功的类媒体机构是链闻,模式是优质信息聚合+PR服务,成功完成商业闭环的同时保持了可以持续发展的品牌高度。链闻可能也是少有没有办年终颁奖的媒体。

3、商业化困局?

与社交媒体时代的大V相比,所谓媒体唯一的遮羞布,可能就是独立性和中立性。尤其在西方社会,传统媒体与行业头部媒体还维持着仅有的尊严。但是媒体的收入来源又是企业,这不可避免使得这唯一的遮羞布都在摇摇欲坠。我们已经拒绝了不少付费删稿、年框与投资邀约,但在商业化克制与主体发展之间必须找到平衡。

也许媒体在众声喧哗的时代已经无需存在,综合性的媒体被专业性极强的个人自媒体所替代。因此还需扎根行业进行学习;至于所坚持的古典新闻专业主义,也并没有多高尚,它只是提供一种有点特色的信息与声音。

(以下是个小尝试,可能会来点猛料,也可能半途而废,大家自行判断)

记者手记:吴说区块链2020的思考

原创文章,作者:吴说区块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talk.com/%e7%9f%bf%e4%b8%9a/39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