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r新项目Bounce“暴雷” 多次调整模型 团队持币份额剧增

顶级高校团队,BSC、IDO、NFT、波卡、分布式存储热点无所不包,赛道转换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吴说作者 | Colin Wu

本期编辑 | Colin Wu

顶级高校团队,BSC、IDO、NFT、波卡、分布式存储热点无所不包,赛道转换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BSC作为币安主导、与以太坊竞争的公链项目,其中除部分头部项目由内部人士完成,信任感最高的合作伙伴就是Ankr,它是目前币安智能链排名第一的验证节点,用于帮助开发者部署,类似于以太坊的Infura。就在北京时间24日凌晨,Coinbase宣布上线ANKR,ANKR成为路印之后第二个上线Coinbase、中国团队打造的项目。

Ankr诞生于2017年低,最初自称云计算领域公链,获得了来自J Lab、丹华资本、Pantera、NEO Global Capital、OK资本、BlockVC、LinkVC等机构的1500万美元的融资,后续多次调整方向,目前主打BSC节点验证。

Ankr的创始团队主要是UC Berkeley的海外留学生,包括Chandler Song与Ryan Fang等。Ryan Fang也是BSC项目Burger(汉堡)的发起人。Ankr目前的重心转向了一个新项目Bounce,自称是去中心化的拍卖平台。

Bounce目前主要为一些项目提供IDO(初次DEX发行)服务,同时最近宣布已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者包括Pantera,Coinbase Ventures,Hashed,Fundamental Labs,DHVC,Blockchain Capital和SNZ资本。在这里,我们久违地看到了远离加密货币一段时间的DHVC丹华资本。DHVC与Pantera都是早期参与Ankr投资的资本,应有比较良好的关系。

新资金将用于建立NFT市场和电子商务平台。创始人将新平台称为NFT 领域的“Shopify”。Bounce通证将支持Bounce NFT,Bounce Decentralized,Bounce Certified和Bounce Polkadot四个分支。

顶级高校团队,BSC、IDO、NFT、波卡热点无所不包,全球头部的投资机构让这个项目顶着明星光环,但赛道覆盖之广、变化之快,又让人嗅到一丝不安的味道。事实上,近期Bounce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1   IDO智能合约错误

首先是进行IDO的几个项目出现了相关技术问题。

3月22日FM Gallery公告称:今天,FM Gallery在Bounce Certified平台成功完成了IDO,在十分钟内售罄。我们和Bounce达成了协议,原计划在IDO结束后4个小时发放WAH,这是便于为我们的技术团队提供足够的时间,在Uniswap上设置并启动官方的流动性池。

不幸的是,在IDO完成后仅一个小时,Bounce就提前开放了WAH的领取。这违反了我们双方的协议。经过与Bounce技术团队的沟通,发现事故原因在于Bounce的智能合约出现了错误,并没有将约定的分发时间整合进去。

Bounce技术团队现正努力解决该问题,然而WAH仍在提前被领取。提前的分发会导致出现未经团队批准授权、且没有初始流动性的池子。为了解决此危机,团队匆忙完成了Uniswap池的部署,并在增加流动性的步骤中犯了一个错误,导致Uniswap池被利用。

我们对本次事件所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为了保护社区成员,尤其是IDO参与者的利益,现决定采取以下措施:

  1. 铸造新的FMG
  2. 对于所有参与盲盒发售并获得token,或完成IDO认购程序的用户,原有的资产发放条款保持不变。我们会根据Bounce和Poolz提供的名单,向所有成功参与IDO的用户发放FMG
  3. 我们将尽快公布Uniswap流动性池相关的细节信息

对于FM Gallery的事故,Bounce的官方推特没有回应。另一个项目Dora则有用户反馈称,Bounce上GAS费离奇,上了白名单限额买 50u, 拥堵时刻需要1.4个eth, 低的时候也需要50u的gas。并且有一些用户在推特上抱怨购买到了假的Dora。而事实上无论是FM还是Dora,都大概率是趁着牛市尾巴赚一笔快钱的“短平快”项目。

 2   更改制度高度控盘

吴说区块链分析师Miaohash研究发现,Bounce团队存在通过不断更改经济制度,以增加团队手中份额的行为,最终达到高度控盘。以下分析比较烧脑,需要仔细阅读。

2020年7月24日 ,Bounce通证BOT最大供应量为500000 BOT,其中94%用作流动性挖矿,每天固定有300 BOT奖励(之后可通过治理来更改),直到所有发放完毕。剩下6%用作创建Bounce Pool以得到Bounce币奖励(类似做市商),同时还会从这6%里奖励一些BOT给团队。

8月3日,Bounce正式上线。8月8日,项目方提到根据社区建议,将每天固定奖励变更为150 BOT。相当于这之前解锁了300 BOT*6天=1800 BOT。

8月26日,BOT最大供应量变更为220000 BOT,其中100000 BOT为挖矿奖励(Bounce挖矿60%,治理投票20%,Uniswap流动性提供者20%,其中治理投票功能暂未上线,因此20%仍作为给挖矿奖励),治理金库、销售和奖励91500 BOT(其中76500 BOT在第一年被锁定,剩下的15000 BTC分多次拍卖出售,用来在二级市场提供BOT流动性,而这15000 BOT里的1500 BOT已经被售出。管理委员会一年期满后,对针对76500 BOT的新提案进行投票,因此Bounce项目方提到“第二年和第三年的销售量可能会发生变化”),早期管理员邀请奖励12000 BOT,团队奖励16500 BOT,这12000+16500的BOT在治理委员会启动时解锁25%,剩下的币每四个月解锁25%。每天固定奖励变更为128 BOT,并且每365天减半一次。相当于这之前解锁了150 BOT*18天+1800=4500 BOT。

9月16日,每日挖矿奖励据透露为64 BOT。相当于这之前解锁了128 BOT*27天+4500=7956 BOT。9月24日,官方宣布每日挖矿奖励减少到32 BOT。相当于这之前解锁了64 BOT*8天+7956=8468 BOT。9月25日,治理委员会上线,投资者可参与投票。

从2020年9月25日开始,按每日固定奖励32个BOT计算,一年后,解锁数为32*365天=11680个BOT,团队如果不抛售的话,手上的币有12000+16500=28500个BOT,肯定远大于市场上“小股东”持有的BOT数。因此,再根据上面几个治理方案来看,委员会基本就是项目方掌控,属于治理委员会的76500 BOT币,按现在400美元计算,价值3060万美元。

这样,到治理委员会上线后的一年,也就是2021年9月25日,矿工承担交易风险和无常损失,累计得到的币只有32*365+8468=20148个,而团队几乎不承担任何风险,手中直接或间接掌控的币有28500+76500=105000个。

2020年10月30日,Bounce发布了代币透明度报告,BOT代币总量从8月份提到的22万枚又变更为10万枚,在流通的BOT为28743枚左右。此外,交易挖矿已产生23256枚BOT,治理委员会有25000枚BOT通过多签锁仓,而团队/早期投资人有22827枚BOT在锁仓中,其中25%在代币生成时已解锁,之后每4个月解锁25%,治理委员会和团队/早期投资人的总量占比为47.8%。同时,Bounce还启用新代币AUCTION,BOT和AUCTION的兑换比例为1:100,AUCTION总量为1000万枚。Mytoken的数据显示,AUCTION的前10大地址持币数占到了88%,筹码非常集中。

Bounce.finance在官方博客公布该项目的8位治理参与者,包括Synthetix创始人Kain Warwick、Aave创始人Stani Kulechov、Compound首席战略官Calvin Liu、Balancer首席战略官George Lambeth、1inch Nikita Ovchinnik、Boxmining创始人Michael Gu以及两家机构ParaFi Capital、Blockchain Capital。8位与机构都是鼎鼎大名。

Bounce团队承认长期来看确实存在这一现象,但团队没有解锁,短期没有对流动盘做任何操纵,大部分的币掌握在矿工手中。

结语:我们在Ankr身上看到了许多中国优秀项目方的影子,有着不错的团队与营销能力,能够频繁更换赛道并且快速跟随热点,主要面向中国的用户,但似乎又带有些中国项目统一的短平快标识,他们的独特优势似乎是能够获得海外大V以及投资机构的信任,但结局会是如何?一切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欢迎阅读吴说报道精选主流交易所独家动态比特大陆系列监管与冻卡系列Filecoin系列币圈乱象揭弊矿场监管动态

 风险提示 

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请大家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本文内容报道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投资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吴说区块链刊载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文章,作者:吴说区块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talk.com/%e7%9f%bf%e4%b8%9a/45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