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大连惨案警示“合约赌场”

比特币攀上2万4千美金众生欢呼,而这个三岁女孩的生命似乎已被遗忘。

6月这场惊人的杀女后携妻自杀案件,随着庭审直播公开,我们发现这位大连男子郑大伟是一位比特币合约赌徒。郑大伟女儿的人生定格在了3岁零2个月,她甚至没有吃上生日蛋糕。

有网友披露,郑大伟在17年赚了一笔大钱,但陆续亏损借了不少钱,朋友圈里有人借给他150万、100万、30万没还。庭审中,郑大伟说炒比特币亏损了2000多万,50万来自妻子,三四百万来自父母,其余来自“炒数字货币”的积蓄与亲戚朋友借款。

当下是比特币牛市,刚刚突破了2万4千美金,郑大伟在17年盈利后的任何时间点,不管是持有或买进比特币现货,亦或是购买矿机挖矿,都会留住并赚得不菲的利润。

能够在比特币上把2000万付之一炬的,只有合约。

中国人错过了DeFi,但在合约领域狂飙突进。根据SKEW的数据,比特币合约交易量前四名都是来自中国(或中国人创立)的机构。前三名自然是赫赫有名的三大交易所,第四名是今年的新贵Bybit,合约交易量已经超过它曾经模仿的对象BitMEX。

币安CEO赵长鹏曾表示:币圈的用户数量不足,深度不够,导致合约交易的风险很大,爆仓事件频出,所以币安不碰合约交易业务,是为了保护币安的投资者利益。

今夕何夕,火币和币安都以极大力度投入合约战场,超越了老牌合约交易所OKEx,火币24小时的合约交易量已经达到24亿美金。它们的杠杆倍率最高达到125倍,2000万的亏损自然也不奇怪。

不过,这四大主流交易所的主要合约交易者是机构,对于散户来说优惠政策有限,也会尽可能警示风险。在主流交易所之外,中小型交易所+带单老师+散户的“赌徒模式”如恶之花,正在中国悄然蔓延。

X、B、C、M等多家交易所,被称为本土合约小天王,他们与“带单老师”合作,手续费的70%甚至100%都交由带单老师,利用微信、QQ等拉进散户,再通过操纵K线与自己做对手方完成收割,杠杆率最高可达500倍。许多用户惊奇地发现,赚钱时交易所会借口风控无法提币;一旦将赚来的利润亏完,提币又恢复了正常。

事实上,在各国/地区的监管框架中,对于衍生品都是慎之又慎,大多会规定衍生品的杠杆倍数,例如日本在2018年就限制在4倍以内;美国申请加密货币衍生品牌照需要5-6年;香港交易加密货币,只允许专业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800万港币以上个人与4000万以上机构)进入。

有人辩解:赌是人性的一部分,有需求就有供应;比特币合约以外的赌博场景比比皆是;惨剧只是个例,大多数人仅作为娱乐,或者投资手段。

这种说法忽略了两点。第一,人性有善有恶,向散户营销赌性十足的合约,是在挑动人性之恶;第二,人与人强弱悬殊,交易所自身做对手方,专业的量化机构,获得内幕消息的项目方/交易所内部人士,都在事实上形成对散户的围猎。

如果未来裁判文书披露郑大伟交易合约的交易所名称,恐怕会引发行业巨震。民意汹涌之下,监管层又一次严打并非没有可能。吴说区块链建议,四大主流合约交易所应主动禁止对散户提供高杠杆合约,或进行严格的资金量封顶。

也许类似的惨剧还会发生,但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我们可以设置更多的阻碍。

参考:庭审录像披露:大连男子自称投资比特币亏损两千万 带妻女“一起走”

欢迎阅读吴说报道精选:主流交易所独家动态、比特大陆系列、监管与冻卡系列、Filecoin系列、币圈乱象揭弊、矿场监管动态等

风险提示

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请大家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本文内容报道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投资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比特币攀上2万4千美金众生欢呼,而这个三岁女孩的生命似乎已被遗忘。

6月这场惊人的杀女后携妻自杀案件,随着庭审直播公开,我们发现这位大连男子郑大伟是一位比特币合约赌徒。郑大伟女儿的人生定格在了3岁零2个月,她甚至没有吃上生日蛋糕。

有网友披露,郑大伟在17年赚了一笔大钱,但陆续亏损借了不少钱,朋友圈里有人借给他150万、100万、30万没还。庭审中,郑大伟说炒比特币亏损了2000多万,50万来自妻子,三四百万来自父母,其余来自“炒数字货币”的积蓄与亲戚朋友借款。

当下是比特币牛市,刚刚突破了2万4千美金,郑大伟在17年盈利后的任何时间点,不管是持有或买进比特币现货,亦或是购买矿机挖矿,都会留住并赚得不菲的利润。

能够在比特币上把2000万付之一炬的,只有合约。

中国人错过了DeFi,但在合约领域狂飙突进。根据SKEW的数据,比特币合约交易量前四名都是来自中国(或中国人创立)的机构。前三名自然是赫赫有名的三大交易所,第四名是今年的新贵Bybit,合约交易量已经超过它曾经模仿的对象BitMEX。

币安CEO赵长鹏曾表示:币圈的用户数量不足,深度不够,导致合约交易的风险很大,爆仓事件频出,所以币安不碰合约交易业务,是为了保护币安的投资者利益。

今夕何夕,火币和币安都以极大力度投入合约战场,超越了老牌合约交易所OKEx,火币24小时的合约交易量已经达到24亿美金。它们的杠杆倍率最高达到125倍,2000万的亏损自然也不奇怪。

不过,这四大主流交易所的主要合约交易者是机构,对于散户来说优惠政策有限,也会尽可能警示风险。在主流交易所之外,中小型交易所+带单老师+散户的“赌徒模式”如恶之花,正在中国悄然蔓延。

X、B、C、M等多家交易所,被称为本土合约小天王,他们与“带单老师”合作,手续费的70%甚至100%都交由带单老师,利用微信、QQ等拉进散户,再通过操纵K线与自己做对手方完成收割,杠杆率最高可达500倍。许多用户惊奇地发现,赚钱时交易所会借口风控无法提币;一旦将赚来的利润亏完,提币又恢复了正常。

事实上,在各国/地区的监管框架中,对于衍生品都是慎之又慎,大多会规定衍生品的杠杆倍数,例如日本在2018年就限制在4倍以内;美国申请加密货币衍生品牌照需要5-6年;香港交易加密货币,只允许专业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800万港币以上个人与4000万以上机构)进入。

有人辩解:赌是人性的一部分,有需求就有供应;比特币合约以外的赌博场景比比皆是;惨剧只是个例,大多数人仅作为娱乐,或者投资手段。

这种说法忽略了两点。第一,人性有善有恶,向散户营销赌性十足的合约,是在挑动人性之恶;第二,人与人强弱悬殊,交易所自身做对手方,专业的量化机构,获得内幕消息的项目方/交易所内部人士,都在事实上形成对散户的围猎。

如果未来裁判文书披露郑大伟交易合约的交易所名称,恐怕会引发行业巨震。民意汹涌之下,监管层又一次严打并非没有可能。吴说区块链建议,四大主流合约交易所应主动禁止对散户提供高杠杆合约,或进行严格的资金量封顶。

也许类似的惨剧还会发生,但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我们可以设置更多的阻碍。

参考:庭审录像披露:大连男子自称投资比特币亏损两千万 带妻女“一起走”

欢迎阅读吴说报道精选:主流交易所独家动态、比特大陆系列、监管与冻卡系列、Filecoin系列、币圈乱象揭弊、矿场监管动态等

风险提示

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请大家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本文内容报道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投资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